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小学数学测试题 >> 正文

【江南小说】生活是场闹剧

日期:2022-4-24(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1.

丽夜里从床上爬起来看了看时钟,三点。煤气忘记关掉了,弯嘴的茶壶正蹲在煤气上,水蒸气将整个屋子都笼罩的氤氤氲氲。客厅里,她的男人躺在沙发上,一只鞋子穿在脚上,另一只鞋子在门口,房间里酒味儿很重。

快要凌晨了,她穿着粉红色的睡衣,踏上拖鞋将茶壶从煤气槽上小心翼翼提下来。重新钻进被窝以后就再也睡不着了,客厅里灯亮着。

结婚三个月了,粱允一次都没碰过她。这听起来像个笑话,可她和他都坚持,一个睡沙发,一个睡床。更可笑的是,他们打算好了年底再买张床。

早晨,她开始收拾房间里的一切,他的灰色皮鞋摆好放进鞋架的第一层,因为他习惯出门前可以最快找到自己的鞋。

他醒了,头发乱成一遭,揉了揉眼睛,布满了血丝。站起身,白色的衬衣皱起了痕,迷迷糊糊走进洗手间,洗脸,刷牙,红色毛巾是丽的,灰色毛巾是他的。红色的摆在后面,灰色的一伸手就可以摘得到;牙膏他一直喜欢用佳洁士,她喜欢用绿茶味的;牙膏她已经帮他挤好了,温水也已经接的满满的。

他从洗手间走出来,乱成一团的被子收拾的整整齐齐,她已经背好工作的背包站在了门口,穿着鞋。

“早餐在桌子上,牛奶不够了,先凑合着吃吧,晚上我再去买。出门时记得关灯,关暖气,关门和带钥匙。”

他笑笑,示意知道了,像个要留在家的孩子。门砰的一声关上,时钟滴滴答答的声音被瞬间放大。他站在洗手间门前,手握在门手把上。桌子上的早餐还温热着。

2.

四年前,他不过是个外来的打工的。他住的地方像垃圾堆,他工作的地方只有腐臭和洗洁精,他接触的人都皱着眉头流着汗。他跟那些人不同,他每一天都会在出门前把鞋子擦的很亮,把领带打的很直,西装穿的很挺。他喜欢看到每一个人都微笑着,哪怕是早上晨练的老人,背着书包上学的孩童。

那一年春天,他遇见了惠。惠是个有能耐的女人,她是一个很有名的杂志社主编。惠在一间咖啡厅里发现粱允的。她坐在高档的酒店,靠着橱窗。粱允穿着西装擦拭着橱窗玻璃,每一片都擦的很仔细。

惠的视线不由得去观察粱允,高挺的鼻梁,挺拔的身材。干净整洁的外表让惠误以为是酒店老板亲自来擦玻璃。

粱允停下来擦擦额头上细密的汗珠,下意识发现橱窗里穿着职业装的女人正在注视着自己。于是朝里面的惠咧开嘴笑笑,一副腼腆而朴实的笑,这种友好真挚的打招呼方式,粱允熟练的不像话。

第六次,她坐在橱窗里注视忙碌的粱允,偷窥粱允干活已经成为惠的一种习惯。像个害羞的小姑娘似的,又被粱允发现了,故作很镇定端起咖啡,大喝一口,然后奶油顺着嘴角流到下巴。别人会以为她在流口水。

粱允笑着向她挥挥手。这笑容每一次都能让惠的全身有一股从背冲到头皮的麻痹感,脑袋空空的,身体僵坐着豪华的椅子上,嘴角的奶油一点点从下巴滑落到大理石桌面上。呆呆的伸出手朝粱允应了应。

他噗嗤一声笑了,放下左手的吸尘器,戴着大黄色的皮手套,轻轻的在下巴上抹了抹,示意嘴角有东西。可是手套上面太脏,在嘴上留下了一道很长很长的印记。

惠笑了,笑容像夏天里的风,漂亮而精致的脸蛋让人快要窒息。就这样,他们就在这第六次搭讪时,成了朋友。然后以闪电般的速度,成了男女朋友。

3.

惠是怎样对待爱情的呢?惠把粱允爱的死心塌地,恨不得将自己的一切都浓缩到一本书,整个交给粱允。

惠把工资辞掉,然后把所有能交给粱允的东西都交给了粱允。她为粱允买了一套房子,不顾家里人的反对,跟他同居。为他学做饭,为他洗衣服。

惠向之前的老板推荐粱允,最后粱允顺利的接过了惠的工作。粱允也是个有能力的男人,工作又非常卖力,直至第四年,他的工作越来越好。渐渐的,两个人的感情深了,怎么都不可能再分的开。

惠是个细心的女人,把他们的房间布置的很温馨,一进门就可以看到两个人的照片,桌子上摆放着他喜欢吃的水果,鞋架上第一排全是他的鞋子。干净的西装被摆放在衣架上,一排排,各种颜色,各种款式,全是整洁一新。粱允只需要随手把穿过的衣服丢进衣架旁的桶里,然后第二天就可以看见被重新摆在了架子上。

牙膏挤好了放在第二排的架子上,牙刷每个星期惠都会帮他换一次。早上起床,床头柜上放着一杯牛奶,出门时惠为他挑选好领带,然后帮他打好,送他到楼下。看他开车出门,然后告诉他注意安全。车子开到她看不见的时候,她的手才会从头顶停止挥动,走进房间,拖地,洗衣服,收拾屋子。

粱允的生活,美好的近乎可怕。

粱允的慢慢成为了公司里佼佼者,每年都会被评为优秀的员工。他的事业开始逐渐壮大,心也不断被膨胀着,每一天都被许多赞美和虚荣所渐渐包围着。

冬天快来了,路边开始有了干枯的树叶。他的表情开始变得严峻,声音也越来越刻薄。他走自己的路,不会注视从身旁经过的每一个人。推销东西的,清洁工,或者被他撞到而散落一地文件的路人,他的眼神开始越来越飘渺,言行举止开始变得自信,而再也没有往日谦逊的笑容。

4.

生活是场闹剧,用最平淡消磨每一个恋人的心。惠开始在半夜打开电视等他回来,然后看见他醉醺醺的将鞋子踢到一旁,倒在沙发上。电视机的雪花闪烁着,惠转身看他喝醉的样子,流下眼泪,起身帮他掖好被子,倒好一杯水放在他的右手边。看看房间里的钟,然后去睡觉。

生活开始过的越来越平淡,拥抱开始变得麻木,亲吻开始变得无力。简单的生活开始磨灭了坚贞不渝,海誓山盟。容颜青春似乎经过了几千年的年轮翻转,最后邋遢不堪。

粱允是在一次公司聚会上认识丽的。于是他开始偷偷的约她,买名牌的衣服,好看的首饰送给她,博得她的欢心。最终粱允爱上了丽。粱允是有家的男人,有一个未领结婚证的惠。

粱允的生活变的虚伪的不像话,整天在两个女人之间做着令人视觉疲劳的变化。白天和丽溺在一起,很晚回来说很想她。惠会从他的身上闻到不属于他的味道,还有长长的头发丝在发间。但是惠对粱允放了一百个心,又怎么可能怀疑他呢?其实这样的虚假时光能在惠的世界里模糊多久呢?会不会突然有一天像是被放大镜放大了般,清晰的让惠想要马上死去。

终于,半年之后,事情败露。当惠知道这一切的时候,那时家庭在粱允的眼里已经变得不重要了。金钱,虚荣,欲望开始蒙蔽他的心。他忘了自己是个打工仔,忘了自己当初是怎么一步步熬出头,惠是怎么一步步推着自己成为一个成功者。

她终究是离开了,在某一个夏天的某一个早晨,消失的不着痕迹。房间里空空的,干干净净的,像是从来都没有人来过的一样。

时间开始过的很慢,家的主人开始更换了。丽接手家里的一切,拖地,洗衣服,做饭,打扫房间。单调的比惠还单调。可是她比的上惠么?或许只有粱允自己才知道。

树叶黄了又黄,绿了又绿,时光匆匆忙忙的经过。粱允开始一点点的去扯痛自己的心脏怀念惠和那样简单的家了。时间开始变得残忍,他哭丧着脸过着日子。

5.

生活,是什么呢?简单而单调,单调的让人想要睡着了,但又舒适的不得了,从夜里醒来,原来舒适只是梦。

粱允和丽结婚了。日子开始和之前一样,只是味道变得不同。粱允想念惠的时候,抱着身边的丽,却不想做些什么。

可生活是场闹剧,粱允渐渐开始接受丽的时候,惠出现了。带着一个孩子,彻底打翻了原本简单的生活。惠的男人是个英国人,蓝眼睛,高高的鼻梁。会说中国话。

惠和他们打招呼,两年不见。

是啊,两年不见,当生活几乎快要完整的时候,她出现将一切打的凌乱不堪。

粱允再一次回到家,房间里整洁一新,丽坐在沙发上看电视。

他想念惠又能怎样呢?时间又回不去了。

(完)

走走分裂了

Q646782196

总觉得这篇文章没有结束似的,哎,但是又不知道自己能改变些什么?拆散粱允和丽?还是将惠说的痛苦不堪?觉得自己没必要这么残忍。都好好生活吧。

吴忠哪个医院能看癫痫病
哈尔滨治疗癫痫病专业医院
癫痫病最佳治疗方法

友情链接:

修短随化网 | 弹簧秤原理 | 旗袍少女 | 移动网页开发 | 笑傲江湖化功散 | 琥珀安神丸的功效 | 儿童淘气堡价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