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笑傲江湖化功散 >> 正文

【江南】来生,我们再相会(散文)

日期:2022-4-22(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那一晚,在B城的一座客房里,感情发展已经水到渠成的阿娇和阿华终于成了各自婚姻的背叛者。

回到H城,阿娇很快与貌合神离的老公离了婚。然后,辞了职,打理好一切,去了B城,意欲与阿华重缔新缘。

这期间,阿华要她等待,他答应她,一定给她一个梦想的兑现。

两年的等待是漫长的,却也不乏温馨和浪漫。阿华为她租了房。她在B城找到了得心应手的工作,两个人有了一个属于他们自己的“家。”

阿娇就那样静静的、幸福的守望着这不确定的未来。他们开始了婚外如痴如醉的恋爱,那感觉非常的美妙,彼此想着,一日不见如隔三秋的依恋着。

他们在一起的时候很多,他们有时候去踏青;有时候去歌厅里喝上几口小酒,然后无拘无束的放歌,她唱《月亮走我也走》,唱《遇见》,他唱《我把你藏在心里最深处》,唱《美了美了美了》;有时候就在临水的河边相依相偎着,呢哝一些大千世界的喜怒哀乐,再设想一下属于她和他的明天;有时候也心血来潮一起手挽手去菜市场买些荤蔬进行加工,然后就像一对真正的烟火夫妻那样吃着、说着、笑着、闹着。

很多时候,婚姻里的事情说不复杂就不复杂,就如阿娇与前夫,那个本就喜欢招蜂惹蝶的男人,两个人一拍两散经典得如同曾经的周恩来与赫鲁晓夫对话后的握手告别,速度快得如同翻书。可是,世间的事情不是千篇一律的,很多时候,复杂的事情总是更多,就如阿华和他的妻子。

据阿华告诉她的意思,他已经几次三番向老婆提出离婚,可就是无法兑现。之后,他叹气说,现在我只能寄希望于她的主动撤退,伤脑筋的是那女人傻,想不开。

他拉着阿娇的手深情的对她说:愿意陪着我一起等待吗?即使时间可能比较长。说完,不等她回答,他又自言自语道,我相信你会等我,因为我们有那么深、那么浓的爱。

等待的纠结里,阿华的老婆不知怎么的找到了阿娇。

第一次相见,阿娇像极了一只警惕的猫,几乎全身上下都竖着毛,然,令她奇怪的是她没有看到对方的趾高气扬,那个女人很像电视剧里那些旧时代的豪门富户家的没有多少话语权的童养媳。

童养媳样的女人手里拿着一只普通的啡色手提包,感觉上,她拿包只是为了排解自己主动找上门的不自在。

坐下后的女人两只手不间断的在包包的提手上摩挲着。低着头,眼睛注视着包包,一寸一寸的看着,抚摸着,好像这只包刚刚从小偷的手里被夺回,那一种珍惜和呵护是那样的聚精会神。

那天,女人身上穿着一件素雅的外衣,记不清颜色了,瘦小的身子在外衣的比衬下显得弱不禁风的。一张白净的小脸,戴着一副金边细丝眼镜,眼角的皱纹越过眼镜的边框呈放射型散发着掩饰不住的疲惫。从女人嘴唇厚重的样子不难看出,她的到来是逼不得已的。唯有那头发用一个发夹简单的别在脑后,随着头部的摆动显出了一丝生气。

刚见面,女人就表露出她的懦弱。她畏畏缩缩、声音低低的,言辞恳切。她在简短做了自我介绍后对她说,也许你早就猜到我是谁了。

女人说,一直以来,我们波澜不惊的生活着。我知道他不爱我,但我坚信守得云开见月明。直到知道他的心里走进了你,我才知道,我的月明不在云开,而在他的心开。遗憾的是他的心满了。

说到这里女人稍作停顿,随着一声沉重的叹息,女人的语气变得幽幽的。“说句心里话,在你的面前,我何止无能,简直自尊尽失。我知道你们两个真心相爱,遗憾的是你们的爱来得太迟了,或者说来得还是早了点。我不知道现在你和他想等一个什么样的结果?要是一定要等我放手,请给我时间,因为就现在来说,我们的孩子还太小,以至于小到还不能用她的眼睛看清这个世界;不能用她的感觉正确评判是非。私心一点说吧,我还是爱他,我不想在孩子的心目中留下对她父亲不好的印象,即使是一丁点都不行。更何况,要是我与她父亲现在分手的话,留给孩子的心理创伤肯定大。当然,对我,你不用愧疚。在爱情面前没有绝对的对与错,更没有谁先谁后。何况就如之前你告诉我说的——他从来就没有真正爱过我。我只是后悔,后悔当年要是能够有足够的遇见性,要是知道他最终会遇见他生命中的你,我不走近他的世界,或者最低限度我们没有孩子那该多好?

女人又说,人总是矛盾,很多时候,为了孩子,只能放弃颜面,只能委屈自己,就如现在的我。要是你能够放手或者拿出耐心慢慢等待,等待我孩子足够明理的时候,或者起码能够懂事也行。那样的话,你就保全了一个现有的家,你就成全了一个母亲此时的心愿;那样的话,我会代表我的女儿对你说一声谢谢,也代表一个家谢谢你。成一个家不易,守一个家更难。相信你也曾经有过家,也是一个做了母亲的人,所以我想,你是懂得一颗女人和母亲的心的。

那次,女人没有大哭大闹,更没有颐指气使,只是娓娓道出了一些她自己在这一场婚姻里的尴尬、失败和对她的希望。这些对于阿娇来说也是似曾相识的记忆。

女人的表情一如风雨中的苦柳,有点无助,有点凄冷;她的声音就像缺少了阳光滋润的青苔的颜色,暗淡的青绿色,凉软,无奈,晦涩,那种矛盾的纠葛让人透过声音的缝隙禁不住的压抑;她的话语却又像刀刃一样切割着空气和阳光,切割着勇气和浪漫;切割着阿娇原本善良易感的心。

那次与他妻子的会面打碎了阿娇心中坚挺的意念,以至于在听取了她老婆的话语之后的好几天里,她不断的把自己与那个女人做着不由自主的比较。

比较的结果很囧,她竟然把自己和他的妻子想象成了两只争夺食物的对虾。

想到对虾,想到食物,她哑然失笑了。

想着、比着,不知不觉中,她的愧疚开始蔓延,她对自己说,女人何苦为难女人?这么可怜这么和善的一个女人,你怎么忍心伤害她?你又怎么可以伤害到由这个女人延伸出来的女儿和那个家?

之后,阿娇开始失眠,开始细想她与阿华的以前、今天和今后。在经历了几夜的失眠后,在她曾经决意守望到地久天长的信念里,她开始犹豫了,退缩了。

之后,阿娇与阿华有了一场推心置腹的交谈,她让他回到属于他自己的家去,她说,相逢再美丽,若不懂为爱人和他的家多想想,那么,人只能在未来懊悔。婚姻除了爱,还有责任,还有亲情。你是一个男人,你是一个丈夫,你更是一个父亲。最后她又说,我和你注定是一声叹息。我们注定了今生只能错身而过,虽然说我们相聚不长,也值得道谢,毕竟它曾经安暖过我的心房。来生,我们再相会吧。

小儿癫痫病该怎么治疗好
癫痫病治疗能好吗
青少年癫痫的危害都有什么

友情链接:

修短随化网 | 弹簧秤原理 | 旗袍少女 | 移动网页开发 | 笑傲江湖化功散 | 琥珀安神丸的功效 | 儿童淘气堡价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