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五月天追梦下载 >> 正文

【江南小说】舞缘

日期:2022-4-24(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1

搬了新家,是老婆选的地段和楼层。我其实并不喜欢,因为是六楼,但她说,离单位近,上班下班都不用再赶了。作为一个大男人,有时总得勉强下自己,迁就下老婆,来体现一下爱老婆的模范品德。虽然,我确定不了我是否还爱着她。

老婆有时上夜班,她一上夜班,我喜欢拎几听啤酒,带几包花生回家,这样就可以一边喝啤酒啃花生,一边听歌。而且,我最喜欢把音量开大,把整个自己都环绕在音乐的震撼中,这样会让自己觉得又回到了年轻时代。为了不让老婆诟病,所以,在第二天上班时,把啤酒罐呀花生壳呀打包,顺便扔在了楼下。

可是,没过几天,不知是谁居然在我扔垃圾的地方竖了个牌子,上面写着“乱扔垃圾者,死全家!”你才死全家!我就偏扔这,谁叫你们这的垃圾箱隔着那么远。所以,我照扔不管。

直到有一天晚上,我正在家放大音量听歌喝啤酒啃花生时,有人来敲门,敲得很大声,带着愤怒。

是一个男人。他盯着我说,你能不能把你家的音量关小点?你知不知道你这样会影响我家孩子做功课的?他把眼光往屋里一扫,然后又说,你的垃圾能不能别乱扔?

我一听,火了,原来那牌子是他立的,你看这人的心肠多歹毒呀,不过是扔点垃圾就咒人死全家。我偏不!我说,这是我的家,我爱怎么听就怎么听。你家孩子要安心做功课,你就装几扇隔音效果好点的门呗。免得你们嘿咻时,让孩子听去了可不好!

那个男人气得脸都要绿了,他把火强忍了下去,企图和我好好地说道理。我却摆了摆手,说,我没空,你请回吧。说完,当着他的面,把门关了,继续开着大音量听歌,喝啤酒,啃花生,而且,明天的楼下,依然会多一包垃圾。

2

有一天晚上,老婆问我,李深,你晚上在家是不是喝啤酒呀?

脑子一热,看来有人告状了。我只好说,晚上没事做,闷嘛。

我知道你刚到这,闷,但你可以到处走走,熟悉周围的人,这样就能认识很多朋友了。老婆的语气很温柔体贴。

哦。

我这是为你好。有人说,你听歌开到最大音量,影响了邻居,这是不道德。你把垃圾扔楼下,影响了公共卫生,这是不文明。

有人?谁呀?

不就是对门。

我火了,于是,一个转身出门,然后,敲响了对门。正好,是那个男人。这次是白天,看清楚了这个男人四十岁左右(怎么这么八卦呢?),双目有神(都说君子坦荡荡,他是吗?),穿着一件黑色的外套(像他的心肠一样黑),我说,你有话和我说,干嘛向我老婆告状?有你这样的人吗?

他说,我说了,你听吗?你有改吗?

我爱听不听,爱改不改,关你屁事。我直接把对门的门给关上,然后回家。

老婆问,你干嘛去了?

我说,没干嘛,这不和对门沟通去了么?

那你俩沟通好了?

嗯,沟通好了。以后我听歌不开最大音量,垃圾不倒楼下。

这就乖了。老婆给我抛过来一丝媚眼,当晚,她大发虎威,把我压在身下。可要命的是,在那当会,我的脑子竟然盘旋着一个问题——那垃圾丢哪里好?

3

老婆在本地一间旅社上班,时不时地总要上夜班,虽然并不是很辛苦,但陪我的时间很少很少。特别是晚上,总有种孤枕难眠的凄凉感。我希望她换工作,可是,她说,老公,我也不愿意上这种性质的班,但目前来说,这工作的待遇比很多工都要好上几倍。作为男人,听了这话能有什么感受?除了觉得自己没用,赚不了大钱养老婆要老婆辛苦工作,还能怎么想?我第一次对自己产生了怀疑和自卑,以前,我可是单位里的骨干,舞场上的“舞林高手”,很受女孩青睐的。只是,后来,单位解散,而我,就再也没有去跳过舞了。再后来,认识了老婆,感觉还可以还适合,就结婚了。

有些人的一生,就是如此的平淡,浑浑噩噩。比如我。

晚饭后,老婆又上夜班去。我信步走到了广场,随便倚了根柱子,看着人来人往。很热闹,可那是别人的。车子是别人的,票子是别人的,儿子是别人的,这个……美女,也是别人的?

真是个美女,手如柔荑,肤如凝脂,领如蝤蛴,齿如瓠犀,螓首蛾眉。巧笑倩兮,美目盼兮,都说北方有佳人,绝世而独立,一顾倾人城,再顾倾人国。我的目光追随着她,行近,再行远,然后,她走进了人堆中。那里,有好多人在忘情地跳着舞。我看见,有一个男人,牵起了她的手。

忽然间,我感觉到自己的贫瘠。

我带着一颗很失落的心,慢慢地回家了。

然后,我发现不能再活得这么蔫,我决定——重归舞场,找回曾经的自信。

几天后,我出现在广场的舞池,先是一个扫眼,有点失望,没发现上次那个美女。但想想,我又不是为她而来,而是为了找回自己而来的,于是,我把虚伪的笑推上了脸。况且,我对我的舞姿,以及我一米八五的个子,还是有相当的自信的。

没一会,有一个女人来邀请跳舞,我欣然接受。没跳上一曲,我就为我的随便悔青了肠子。很明显,这个女人是初学者,除了舞步不够熟谙,还很紧张,所以,她已经踩了我三脚。心疼我的鞋子之余,还得虚伪地微笑着对她说,没关系,慢慢来,很多人都是这样过来的……

到最后,是那女人都不好意思,她先撤了,我有一种解放的轻松,于是,站在边上一个比较暗的角落,看其他人跳得怎样。他们都跳得很快乐,于是,我笑了。感受别人的快乐,也是一种快乐。

你好,我能请你跳舞吗?声音清脆如百灵鸟。

我转头一看,心跳忽地加速如脱缰的野马,是她,就是她,她来了。

不,应该是——我能请你跳舞吗?我左手按住狂跳的心,伸出右手作邀请状,笑着对她说。

她莞尔一笑,把左手伸过来,搭在我的右肩上,右手被我的左手轻轻地握在手心里。她笑得真美!她的手真柔软!

你刚来吗?她问。

是呀,以后还请美女多多照顾。首先得请教下美女你叫什么名字?我叫李深。

我叫苏青。

你的名字真好听。

是吗?谢谢你。

你的名字好听不用谢我,是得谢你的爹娘会取名呢。

又是一阵清脆的笑声……

“蹦~嚓~嚓~”我们踩着音乐,我进她退,伴随着苏青的笑声一同旋转,飞舞,荡漾。

这样的夜晚真美好。

4

那天晚上,我一个人躺在床上,却不再有孤枕难眠的感觉,脑子里全是苏青那娇艳的脸庞,还有那修长的身材。对于一个舞者来说,真的无法忽略一个人的身材,特别是一个男人对一个女人的。

第二晚,我选在同一时间去广场,希望能再偶遇苏青。我还想和她跳舞。可是,苏青没有出现。那天晚上,我没有跳舞,一直在那看别人跳。没有一个人能跳得比苏青好。

第三晚,第四晚,苏青都没有出现。我的心越来越失望,想再见到她的念头越来越浓烈。

是第七晚了。今夜的灯光特别美,但怎样也美不过站在灯光下微笑地看着我的苏青。她来得比我早。苏青今晚穿一条黑色蕾丝连衣裙,显得性感得很,让我很想抱一抱。

为了不让苏青觉得我是一个色狼,所以,我还是彬彬有礼地邀请了她跳舞,踩着悠扬的音乐,映着迷离的灯光,握着她柔软的手,扶着她纤细的腰,我醉了。

我试探地问,你是在等我来?刚才没见你和别人跳呢。

苏青不出声,我偷看了一下,发现她的脸红了。

你喜欢和我跳舞?我又问。

跳舞,找个能配合上来的好舞伴,比找对象还难。苏青是这样说的。

哦,那你有对象了没?

没,你呢?苏青的脸越来越红,太可爱了。

我的脸一下子白了,不知怎么回答好。我不相信一见钟情,但这样的一件事真的发生在我和苏青身上。她喜欢我,我能感受到。我也喜欢她,这是我的心告诉我的。可是,我应该告诉她“我结婚了”或应该说“我也没有对象”呢?

我答不上来,气氛就这样冷了下来。苏青也许猜到了,在一曲终了时,她松开我的手,当然客气地对我说“谢谢”,并接受了另一个男士的邀请,我只能呆呆地看着她和他抱着,转着……

当天晚上,我难受得想死。我很想能亲口对苏青说,我是有老婆了,但我喜欢你,是很喜欢的喜欢。我喜欢你的长发,你的嘴唇,你的腰肢,你的笑声……只是,我有老婆了。

是不是有些人其实注定是你的,你开始看不到,是因为有错误的人挡住了你的视线?这就是你的命?

5

我只能控制自己,不去广场,在家里开大音量听歌,喝啤酒,直到对门又来狂敲我的门,吼,你能不能把你的音量关小点?全世界的人都知道你家有一台好的音箱了,你满意了吧?

我打开门,无视一脸怒容的对门,说,不,我很不满意,一点也不满意。打了一个酒呃,我又接着说,你请回吧,我这就关了音箱,不影响你家孩子功课。

对门皱着一副疑惑的眉头,摇着头纳闷地走回了屋里,他一定是以为我病了,还病得不轻。

是呀,我是病了,犯的是相思病,这种想见不敢见的痛苦,无药可医。

我带上门,信步又往广场的方向去。灯光依旧,柱子依旧,只是,当初那个想找回自信的我不再依旧,现在的我,想找回前生前世注定的爱情。

真好,苏青在。就算她和一个男人在跳舞。见到她就好。

有女人过来邀请我跳舞,苏青跳我也跳,我转进了舞池。慢三,快四,伦巴,一首接一首。

“你在看我们的苏青姑娘?”我的舞伴突然问。她是一个优雅的女人,年长五十左右,有一双洞悉一切的眼睛。

“啊……哦……没有呀。”我忙不迭地掩饰着自己。

呵呵,我们的苏青姑娘又漂亮又动人,喜欢她的人可多了。这没什么不好意思的。

那追她的人很多?

挺多的。

她有喜欢的吗?

这个我倒没听说。

苏青姑娘眼光高吧?

听说苏青姑娘自小父母双亡,是一个哥哥带大的。后来,哥哥结婚了,她为了不让哥哥难为,就搬出来住了。听说她喜欢成熟的男人。

她希望找到一个像哥哥一样照顾她的男人?

我转过头去,远远地望了一眼苏青,她的黑发、裙角在风里飘逸,像夜里的精灵,也像下凡的仙女。

“现在开始交换舞伴。”不知是谁的声音,音乐同时换到了恰恰。更意外的是,苏青竟然转到了我的眼前。我喜欢跳恰恰,你进我退,然后,我进你退,各自旋转,然后,又回到彼此眼前,就像爱情一样。

她瘦了。是因为她想我的原因吗?

你为什么喜欢我?我望着她的眼睛问。今晚豁出去了,因我有强烈的直觉,这几天来她应该也跟我一样难受。

……不,我不喜欢你。她颤抖着嘴唇。

你可以欺骗我,但你欺骗不了你自己。

……不,你是有家的人,是别人的男人,我不能爱你。

沉默。无论我多喜欢苏青,就算是爱到海枯石烂,我都没有资格拥有她的。

你喜欢我什么?

我不知道。当我第一次看见你,就站在边上那角落看大家在跳舞。不,应该是你在和别人跳舞,你被人家踩了脚,可你依然微笑着。那种感觉犹如被电击中,仿佛唤醒了所有在沉睡的感觉。我想,这就是……喜欢吧。

苏青说得多美妙,我想这就是爱情的味道。

苏青,给我一个月的时间。

6

老婆问,李深,给我一个理由,你不再爱我或是不曾爱过我?

都要离婚了,还问这样的问题有啥意思的。爱不爱过,对女人来说就那么重要吗?我想我搞不懂女人。作为男人,爱是一种进行时。还有,每个男人的心里,其实都埋藏着一段最真挚的爱情。

那年,我还是单位里的骨干,而她,是单位里的会计,很文静,清秀,有一颗积极向上的心,所以,常说我“深,有空你就多学习学习,别老去跳舞,多浪费时间呀!”我就嬉皮笑脸地回她,怎么会呀?你不是最爱看我跳舞的嘛?

她就会害羞地低下头,拿我没法。

她不会跳舞,也不爱跳舞,若不是那年单位里的春节晚会,她不会看到我跳舞的样子,更不会因此而爱上我。她说,“深,我特别喜欢你跳舞时的样子,很投入很认真,也很郑重,仿佛那是一件很神圣的事情。”与其说她喜欢我跳舞的样子,不如说她爱上我对待跳舞的态度,她以此认为,我做其他事情也会是这样认真投入,郑重并且潇洒。

可是,我真的不是那样的人,我仅是因为喜欢跳舞,所以才会认真地去跳,也因为我喜欢她,所以我也认真地去对她。但在其他的事情上,我就变得很随便、马虎了——因为经常去跳舞,还和其他女孩子一起跳,还挺亲密的。慢慢地就有流言传到了她的耳朵,慢慢地我们就吵了起来,她说我不思长进,我说她思想保守。

都说年轻时不懂爱情,是因为年轻时的我们都不懂得迁就不懂得包容。爱情是自私的,但往往这自私是出自于爱自己更多,我们都想自己更快乐些。

我和她分手了,她远嫁他乡。自那起,我再也没跳过舞了。

后来,有人介绍了老婆相识,觉得挺好,也想结婚,所以,我不敢说我是否曾经爱过老婆,我们一起生活多年,仅是相伴相陪了这么些年。

苏青很像她,同样有一双水灵灵的眼睛,一头柔顺的长发。当然,我不是在找替补,所以,能清醒地知道,苏青不是她,苏青的性格比她要开朗,要坚强。这是我欣赏的。

因为我移情别恋,所以理亏得很。在离婚协议上,我主动要求净身出户,把房子留给了老婆。

就这样,我除了多了自由和一位前妻,一无所有。

我问苏青,我这么穷,没有车子,没有房子,你还爱我?还敢和我一起?

我不要车子,不要房子,只想要你对我一生一世的好。

你确定我会对你一生一世的好?

确定。从我第一眼爱上你那刻起。

天哪,爱情的魔力竟至如斯地步。

7

三个月后,苏青含羞答答地对我说,深,我带你去见我哥。

你哥?

我的父母在我10岁那年出车祸,双亡,是我哥一手带大我的。所以,我必须要带你见过我哥才能跟你结婚。

嗯,应该的。

我特意去买了上等的酒和烟,仅为了讨好未来的大舅子。因为我不好意思挽着苏青的手,所以,她在前面走着,时不时地回过头来朝我笑笑,叫我别紧张。

跟着苏青一路走,越走越有一种熟悉感。这不我以前住的地方的广场么?这间百货商店我还买过烟呢。

苏青笑得再甜也镇不住我的紧张了,因为她现在已经是带着我走进了我以前住的那个小区里,然后,是C区,然后,是18号楼,然后,是一单元,然后一楼,二楼,三楼,……六楼,她停了下来,说,“深,这就是我哥的家了。”

我的心像敲鼓一样,像用尽全身的力气在敲一样,狂敲。

我笑了,笑得额头都在冒汗了,无力地问:“这就是你哥的家呀?”

苏青还来不及答我,“吱呀”一声,对面有人开门了。

——前妻正开门出来了,她的后边有一个男人,俩人应该是就要出门。她疑惑地看着我提着大包小包,站在她的对门的门口。

又是“咯噔”一声,这边的门也开了,对门的男人出现的霎那,我身边的苏青甜甜地喊了一声,哥。

洛阳癫痫病医院怎么样
江苏有癫痫的医院吗
长春癫痫治疗医院哪家好一些

友情链接:

修短随化网 | 弹簧秤原理 | 旗袍少女 | 移动网页开发 | 笑傲江湖化功散 | 琥珀安神丸的功效 | 儿童淘气堡价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