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驾照考试时间查询 >> 正文

【流年】这痛苦的爱(味道征文·短篇小说)

日期:2022-4-30(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撩开医院大门的塑料门帘,一股消毒水的味道扑鼻而来,这让我忍不住皱了一下眉头,缩紧脖子,将嘴巴和鼻子都藏到厚厚的围巾内。正值初冬,气温骤降,让每个人都突然臃肿起来。清晨的楼道里来来往往都是送饭的买饭的人,大家都行色匆匆的。电梯门口也是,大家都挤在一起,任凭电梯管理员扯着嗓子一直喊,也没有人愿意动一下。

大家手里都拎着保温桶、盛着稀饭或者烧饼咸菜的塑料袋。塑料袋里滚热的稀饭膨胀出的热气,将手指烫得红红的。

电梯显示屏上的数字,正在9,8,7,6地降低。看着拥挤的人群,轻叹了一口气,我转身进了楼梯间。六楼,还好,爬上去吧。

婆婆住院已经十天了,因为无法控制高血糖入院的她,已经平稳了许多,再调理几天就可以出院了。医院的饭菜,寡淡无味,为了让婆婆吃得好一些,营养一些,每顿饭都需要我们来送。还好家距离这里不是很远,我和丈夫倒替着,也还可以应对。

上楼时,感觉到腿的沉重,贫血加上连日的劳累仿佛沙袋一样,绑在我的腿上,让我步履维艰。三步一歇,五步一停。身旁很多人上上下下,为了怕影响到别人,我一直在楼梯最右边。休息时也会无意识地看那些人,想着,既然来到这里,大家就都是同病相怜的吧。

突然,一个擦肩而过的人的背影引起了我的注意。一种熟悉感油然而生,是谁呢?我的眼光继续去追,但他已经很快消失在了人流之中。哦,是他吗?不应该,也许不是。

带着疑问,我继续往上爬,终于满头大汗地爬到六楼。忙顺着像迷宫一样的楼道,来到婆婆的病房。已经七点了,同病房的人都在吃饭。

这是内分泌病房,住院的都是血糖或者甲状腺疾病的患者。婆婆是七床,八床的是一个甲亢患者,是一个跟婆婆年龄相仿的女人。

听婆婆说,她的儿子很忙,只是很偶尔来。我没有见过他,只是很偶尔见过她的儿媳。但她来了,却从来不过问她婆婆的身体状况,只是趾高气扬地指派护工做这儿做那儿。一身高档的职业装,加上七八公分的高跟鞋,还有精致的妆容,让她看上去一点都不亲切。

八床阿姨也很反感,每次看到儿媳都冷冷的,爱搭不理的。

现在八床阿姨正在吃饭,护工已经帮她准备好了。一碗小馄饨,两个小花卷,还有两份小菜。她吃得很慢,仿佛不合胃口。

今天我给婆婆准备的是西红柿鸡蛋面条汤,还有自己贴的小饼子,凉拌的素什锦。我特意给程一程买了一份煎饼果子,他八点上班,已经快晚了。程一程几口将煎饼果子狼吞虎咽地吃完,然后叮嘱我今天的治疗计划,就匆匆离开。

看着八床阿姨难以下咽的样子,我递给她一个小饼子,满脸带笑地说:阿姨,您尝尝,虽然是粗粮的,但还是挺香的。

是吗?那我可吃了呀!说着,她开心地接过去,美滋滋地吃起来。

我婆婆赶紧将素什锦也推过去,来,姐妹,咱一起吃。我这媳妇,看上去笨笨的,其实做的饭菜还不错。

哎呦,老大姐呀,你可别这样说,这媳妇就得选这样的,都跟我儿媳妇一样,咱都别活了。八床阿姨,又在习惯性地埋怨儿媳妇。仿佛这样说说她自己就非常开心一样。

在她的叙说中,我不止一次听说:儿媳妇是银行的副行长,非常有能力。就是太忙了,不仅家里什么都顾不上,脾气还特别不好,回到家,还带着官架子,不仅对她丈夫特别不尊重,还把老人像孩子一样训斥。八床阿姨说,哎呦,我的儿呀,太可怜了。你们可不知道,我现在老后悔呢!早知道,还不如让他找最初的那个女孩,虽然不门当户对的,但听儿子说很疼人呢!

婆婆也经常附和着,说儿孙自有儿孙福,咱老人就不多管了呀!让他们自己去选择吧!

饭后就是陪着婆婆一起在楼道里遛弯,糖尿病人就是要“管住嘴放开腿”,吃饭要注意搭配,饭后必须活动一会儿。

每次我搀扶着婆婆,虽然婆婆已经不像入院时那样虚弱,但她总是任由我搀扶着。她温热的手抓住我的手,让我很感动。在这个寒冷的季节,往返奔波的我们,真是疲惫不堪,尤其我,手脚总是冰凉冰凉的。婆婆自然也知道我这个老毛病,她此刻是在用她的体温来温暖我。

有时婆婆也会说,八床阿姨挺苦的,老伴去世的早,自己守着儿子过,没成想,儿子和媳妇都这样忙,自己生病了还需要护工照顾。人家护工哪里这么精心呀!你看她多么不顺心呀!人到了这个年纪,尤其生病了,就盼着可以吃到家人做的饭,可以跟家人多唠叨几句,原本甲亢就是生气得的,现在这样,总是不见好,她也难过呢!

嗯,是呢!我忙着点头,在我的心里,也是非常同情这个孤单的阿姨的。

其实,她儿子很不错的,每天晚上都来,就是来得晚,走得早,你没有遇到过。他来了就给他妈妈洗脸洗脚,还给她按摩呢!看着他,就感觉不像和他媳妇是两口子,差距太大了。

是吗?也许吧,家家都有难念的经呀!说着我开始习惯性地皱着眉头胡思乱想。

输液时,忙碌一天的我非常疲惫,好几次眼睛都要合上了,才一个激灵清醒过来。看到我如此,婆婆非说让我回家休息。八床阿姨也说:你就放心吧,我这里有护工呢!好使唤呢!你回家休息吧!看你累得,瘦得像纸片一样。

没事,一会儿输完液,我再回家做饭。我硬撑着,说什么也不走。

中午回家时,在楼下大厅,我仿佛又看到了那个熟悉的身影,这次我没有去追寻。我在想,即便是,又能如何呢?已经过去那么多年,大家都有了自己的生活,即便再次见面,又有什么意义呢?

就这样,一直到婆婆出院,这样的事情又重复了好几遍。婆婆出院回家,将她安顿好之后,婆婆突然想起来,拍的胸片忘在病床的垫子下面了,催我赶紧去拿。于是我急匆匆地赶回医院。刚到病房,发现八床阿姨还在,她也快出院了,今天看上去气色不错。

我先找到片子,然后准备跟她寒暄几句就离开。不知道为何,总是心惶惶的,我感觉像要发生什么似的。

八床阿姨说:小然呀,今天我儿子在这儿呢,我一定要让他好好谢谢你,这段时间可沾你光了,吃了你不少好东西呢!要不我也好不了这么快。

没事,阿姨,都是举手之劳,应该的。我不等您儿子了,您就好好休息吧,祝您早日康复呀!我先走了,还要上班呢!说着我转身想走,却一下子撞到一个人怀里。

哎呀,对不起对不起。抬头一看,我愣住了。

快,小然,这就是我儿子,韩平,你咋这样对待恩人呢!快道歉。八床阿姨说。

哦,对不起,我……八床阿姨的儿子非常木讷地说。

没事,我走了。回见。说着,我逃也似的跑出病房。

我没有选择电梯,而是顺着楼梯一直往下跑,在一楼的拐角处,我不小心踩空,眼看就要摔倒在地,却被一双手紧紧地拉住。

没有回头,我也知道是他,不知为何眼泪止不住地往下流。不想让他看到我的样子,于是我趁势蹲在台阶上,将头埋在自己的双膝上。

怎么,你没事吧,伤到了吗?韩平关切地说。

没事。我嗡嗡地说。

确认将眼泪都擦到裤子上之后,我才抬起头。你好呀,韩平,好久没有见过了。

恩,你走走试试,跑什么呀,我又不是狼。韩平搀扶着我,将我牵下台阶,毕竟是一个人来人往的地方。我蹲在这里非常不安全。

没事,很好,谢谢你。那个,我要上班去了。再见。说着,我转身就想走。

可我忘记他还牵着我的胳膊,他狠狠地抓住,说什么也不放手。

你告诉我你的手机号吧,咱俩同学一场,也好有个联系。韩平很焦急地说。

恩,好。答应着。我让他松开我的胳膊,佯装要掏出手机的样子,却突然转身快速地融入人流。

他没有追我,但在数九寒天中,我却感觉到他炙热的目光,依然如昨。

韩平是我的大学同学,我的初恋男友。

我就是八床阿姨嘴里那个错过的儿媳妇。而八床阿姨差一点就成为我的婆婆。这个世界真是太小了。

十年前,也是同样一个寒冬,如果不是她极力阻止,也许,我会过上截然不同的日子。现在回想,到底应该抱着一份庆幸还是后悔的态度呢?我说不清。就像在十年前分手之后,我一点都不知道韩平的生活一样,在同一个城市生活,拥有那么多相同的同学,但我们却像平行线一样,从来没有交叉过。我没有得到过他一点点的消息。

为了躲避他,我从来不参加同学聚会,仅有的几个同学闺蜜,也都知道我曾经的伤痛,在我面前一句都不提韩平。

但此刻,看到他,十年的岁月在他的脸上没有留下什么印记,依然帅气逼人。他会像他母亲所说的那样不幸吗?不会。他一定过得很好,即便没有我,他依然是幸福的。

这样想着,我却很难放下,工作时总是心不在焉,学生借书时好几次都给拿错了。人家追问好几遍我才意识到。同事看到我如此,都以为我最近照顾病人太辛苦了,于是让我去后面的沙发上躺一下,休息休息。

可是我睁开眼闭上眼,都是他的影子。

难道,过去那么多年,我真的未曾忘记吗?

上大学时,韩平是学校的风云人物,人长得帅气,家境好,穿的也好。很多女孩子都喜欢他,甚至公开示爱。更有甚者,几个女孩争风吃醋,甚至打起来过。

看到这些,韩平从来不说拒绝,仿佛对于每一个女孩,他都感兴趣,也仿佛对每一个女孩,他都视而不见。

看到这些,我以为这是他的高傲,就更不喜欢他。

但他却好像非常喜欢找我,但并不是对我好,而是找我麻烦。总是调侃我,欺负我。当时我是班长,大学的班长受累不讨好,很难做。他就是最不听话的一个,每次都跟我唱反调,他的支持者也都起哄,常常弄得我下不来台。带着黑边眼镜,留着齐耳短发的我,被他们在偷偷叫做:老古董,老处女。我都知道,但从小镇考到大城市的我,真的不敢奢望,我贫穷的家,可以让我多么的光鲜亮丽。可以吃饱,穿暖,就已经很知足了。

那天,班级组织圣诞舞会。对这一窍不通的我就让韩平主办,韩平则一直指派我去做着做那,而我跑来跑去地总是达不到他的要求。

正值寒冬,只穿着一件单薄的棉服的我,已经被冻得鼻头发红,手脚冰凉。但不愿服输的我,依然不为自己辩解,而是一次又一次不厌其烦地更换修正。终于弄好之后,头疼欲裂的我偷偷地溜出去,准备回宿舍躺一下。但刚出教室,就被冰冷的风吹到,我头一蒙,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当我醒来时,先看到一团白色,之后是他满是愧疚的脸。看到我清醒了,他非常开心地叫着大夫。而我则继续闭上眼睛,哎,太累了,让我休息一下。

之后过了很久,韩平才鼓足勇气对依偎在他怀里看书的我说:他第一次看到我就爱上了,但一直不敢说,生怕我会拒绝。他一直那样折腾我,就是期待我会爱上他。那次看到我晕倒在地之后,他吓坏了,赶紧抱着我跑到医务室。并一夜未眠地守着。

他还说,只要我可以好好的,就一定要第一时间对我说爱。

当听到他的表白时,我以为我是在做梦。我竟然回答了一声:好。

我就在想,反正是做梦,干吗不做美梦呢!

当我真的清醒时,他一直死死地拉住我的手,挣扎了许久都没有挣脱。

于是,一次生病,成就了我们的爱情。

也许,从最初见到他,我也爱上了。只是我一直太自卑了,不敢提起。

我只说:你要尊重我,不准公开。

他欣喜若狂地答应了。

但爱情又怎么可以保密呢?我羞成红苹果一样的脸,他毫不掩饰地对我的好,已经在向全世界说明我们的爱情。

也许我们是最不般配的一对。土咔咔的我,加上时尚的他,真是让他的那些追求者大跌眼镜。甚至有人公然向我挑战说,她比我高,比我漂亮,比我的身材好,比我家世好,要轻而易举地打败我。

面对这些,韩平淡然一笑,在公众面前,他将我紧紧地拥在怀里,并吻上我红透了的脸庞。

我的好朋友都在私下告诉我说,趁着没有陷太深,还是放开吧,两个人的差距太大了。将来毕业了,即便都留在这里,他家也很难接受我。

面对这些,我没有辩解什么,只能尽我的努力,先留在这里。我只是在想,我要和他在一起。

过了那么多年,现在回想,当时留下的选择对不对呢?

是的,我留下来,凭借我多年的好成绩,我被本市的某中学留下,然后成为一名老师。而他则进入区文教局上班。当我们都留下时,在我的出租房里,他那样紧紧地拥着我,吻我。但我们却始终没有突破最后的防线。他说,待到洞房花烛夜,再让我成为他的女人。

这份尊重,是他从一开始就深深地记得的。因为这份尊重,我愿意和他面对一切。

但事实却不是我们可以想象。

我暂住在距离学校很近的一套一居室里,老旧的楼房,被我收拾得一尘不染。他一直和我一起布置,还许诺说,等将来结婚时,一定要买一套更大更好的房子。

看着他累着浑身是汗,我则说,只有和他在一起,哪怕露宿街头,我也愿意。

直到准备去他家时,我才知道,家世上,我们的距离是那么远。他是干部家庭,父亲是某局局长,母亲是某校校长。他家住在市中心最好位置的一个很高档的小区。而我的家,在一个很小的镇子上,一套老旧的平房,父母亲都是干着工厂流水线工作的身上总是脏兮兮的普通工人。

儿童癫痫能自愈
癫痫病发作治疗
癫痫病如何治疗比较好

友情链接:

修短随化网 | 弹簧秤原理 | 旗袍少女 | 移动网页开发 | 笑傲江湖化功散 | 琥珀安神丸的功效 | 儿童淘气堡价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