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除尘控制柜 >> 正文

【江南小说】给情敌打电话

日期:2022-4-23(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花心男人,窈娆女人,怎奈真挚的爱情?问苍天,苍天亦无语。

【一】

齐耍耍当芦花心的情人已有五年了,两个人长期偷偷摸摸地泡在一起。

在芦花心的面前,齐耍耍的温柔,一向就像一只年青的母绵羊,和他在一起,什么都听他的,从不为难他一回。

可这回,耍耍怀孕了,撑着一个涨鼓鼓的大肚皮,招摇在芦花心的眼眶里,真有点儿令他心跳加速,额头上热热的直冒冷汗儿。

芦花心坐在逍遥椅上,吧嗒了几口闷烟,白着个带皱的脸,显得很严肃,他叫耍耍赶快去打胎。

耍耍面带朱红,斜躺在沙发上,微笑着,目不转睛地瞅着他,一句话也不说。

芦花心早就知道了齐耍耍的心思,想起那个和她偷情的夜里,耍耍温情的话——“我一定要你做我真正的老公”,他此刻懂得了耍耍纹丝不动声色的用意。

无论芦花心怎么在齐耍耍面前好言相劝,讨好卖乖,哄来哄去,可这次,耍耍耍横了,就是不听他的话,她反而要芦花心在一周内与妻子秦素芳离婚和她结婚。

芦花心面对不动声色的齐耍耍,心里很无奈,磨蹭了三个多小时,最后只好披上西装,弄了弄歪斜的领带,心事重重的走出门去。

【二】

齐耍耍闭门开始了等侯,5天了,也不见芦花心的影儿,更没有芦花心的信息。

等到了第六天,上午时分,齐耍耍揉了揉疲劳的眼睛,很镇静地掏出手机,拨通了“9090990”的电话号码:“喂,你好!我要结婚!”

“这里是财政局,找民政去吧?”“嘟、嘟、嘟”电话断了。

齐耍耍看了看手里的手机,甩动了一下,继续拨打那个号码。

“喂!啥子事?”秦素芳对着话筒喊话,显得有些不耐烦。

“你不是秦素芳吗?”齐耍耍显得很镇定。

“我是啊!你是哪位?”

“噢,就找你,我是齐耍耍,我要和芦花心结婚!”

“哦,你要和他结婚呀,那你们结吧!”电话里的声音显得很轻松,好像一点与她无关。

“芦花心不是你老公吗?”齐耍耍感到很吃惊。

“哦,以前是,现在不是,我现在的老公叫卜花心!”

“那他现在的老婆呢?”齐耍耍急切地问道。

“他现在的老婆是易洗白,你打9090980吧!”秦素芳狠狠地掐断了电话。

【三】

齐耍耍不动声色地拨通了9090980:“喂!你好!我要结婚!”

“哦,这里是水利局,你找民政局吧!”易洗白对着话筒说。

“你不是易洗白啊?”齐耍耍镇定地问对方。

“我是易洗白呀!”

“噢,就找你!”

“你是哪个哟?有啥子事?”

“我是齐耍耍,我要和芦花心结婚!”

“哦,结婚啊?你们结吧!”话筒里传递着易洗白清脆的声音。

“芦花心不是你老公吗?”齐耍耍的红脸上表露着奇怪的神情。

“哦,以前是,现在不是,我现在的老公叫正花心!”

“那他现在的老婆呢?”齐耍耍急切地问。

“他现在的老婆叫罗卜花,你打9090970吧!”电话被掐断了。

【四】

齐耍耍又赶紧拨通了9090970:“喂,你好!请问你是罗卜花吗?”

“是啊,你有啥事?”

“就找你!我要结婚!”

“哦,这里是电信局,你打婚介所吧!”电话“嘀、嘀、嘀”被掐了。

齐耍耍不甘心,她想弄个明白,继续拨打那个号码。

“喂,芦花心不是你老公吗?我要和他结婚!我怀上他的孩子了啊!”

“我早就怀上了,我还在四处找他结婚呢!!”

电话“啪”地一声甩了。

【五】

齐耍耍一头摊在沙发上,眼里滚动着泪水,她想起芦花心在她面前不止一次说“只爱她一个”的誓言,一种被欺骗的感受涌入心悸,满是伤痕。

正在这时,芦花心满面春风地推门而入,手里扬着一本离婚证,高兴地对耍耍说:“我们结婚吧!”

齐耍耍气涌心田,气急败坏地把手机砸了过去,“哒”地一声,正好磕打在芦花心的脑门上:“我再也不要见到你!你给我滚!滚!......”

“碰”地一声,门关上了,芦花心捂着受伤的头,旋风般地逃走了。

屋子里残留着齐耍耍那消瘦难看的背影,苍白的脸,凄凄的哭泣声,忧忧回旋起来,窒息了所有的空气……

那晚,地上一滩血,她憔悴的流产了……

抽搐是癫痫吗 该如何治疗
营口治疗癫痫病医院
昆明哪家医院治癫痫比较好

友情链接:

修短随化网 | 弹簧秤原理 | 旗袍少女 | 移动网页开发 | 笑傲江湖化功散 | 琥珀安神丸的功效 | 儿童淘气堡价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