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不请郎自来 >> 正文

【流年】拾花(短篇小说)

日期:2022-4-29(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天底下的花开出来都是让人看的,红的,绿的,粉的,紫的,黄的……五颜六色的挂在枝头上,让人看了觉得美气。老人的院子不小,老人平日里又闲着没事,就种了不少的花,月季啊,牡丹啊,夜来香啊,还有什么兰花啊,杜鹃花什么的。这些花一到春天就开了满满当当的一院子,老人每天浇浇水,拔拔草,有时候也戴了老花镜捉捉虫子。捉了虫子也不捏死,放在一个小盒子里养着,给挂在屋檐下的一只画眉改善生活。画眉平时吃小米,有了虫子就喂虫子,老人戏称是打牙祭。画眉长得漂亮,尤其眉眼俊俏,又会唱歌,老人就很喜欢,天天提出来放风,晚上就提进屋去挂在抬头可见的床头的梁上,成了宝贝一般。画眉伺候得好,花也侍弄得好。这个院子里就有了鸟语花香。有时候老人就搬一把椅子坐在花丛中,一边闭了眼听画眉唱歌,一边闻那扑鼻的香气,老人的生活过得滋润哩。前院的刘二卷了一裤腿泥巴进来讨水喝,看见老人坐在花香鸟语中闭目养神,俨然神仙,直羡慕得乱跳,说,三奶奶,您这是活神仙呀。老人不说话,脸上却美滋滋的。村里人都羡慕老人的生活自在,他们说,比村长自在,比乡长也自在,比县长也自在吧,县长还得日理万机哩。三奶奶啥不用干,要吃有吃,要喝有喝。三奶奶有福。

老人的确是有福的。老人有福是因为老人吃过苦。苦尽甘来,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啊。老人的苦吃的多,先是男人娶了她三年后随军,接着男人战死沙场,留下一个独苗儿子,嗷嗷待哺。那年月正好是困难时期,吃不上,喝不上,天天都有饿死的人,老人却咬紧牙关,不求任何人,土里刨食,一把屎一把尿把独苗儿子拉扯成人,不仅拉扯成人,还把儿子送进了大学,成了村上的第一个大学生。后来儿子进了仕途,升了官,并且把个官越做越大,从局长到县长,从县长到市长,如今到了省里,成了厅长了。这可了不得了,别说整个刘家村,就是全乡全县,有几个能做得了厅长的?厅长是个啥老人不懂,但是老人知道儿子的官已经不小了。据说下一步还要当省长,省长有多大?能管百十个县吧?老人不问这个,老人只知道儿子很忙,忙得团团转。比如,儿子回来有时候连住也不能住一夜,刚坐下吃个饭,一个电话,又把儿子叫走了;比如,儿子回老家了也总是闲不得一会,往往是刚来到,后面就跟着来好几辆小轿车,市里的县里的乡里的干部一拨一拨的过来请。请啥?请吃饭吧。老人想。老人又想,整天大鱼大肉的吃不厌烦?有一次儿子告诉她,其实他也不喜欢整天吃大鱼大肉,儿子说,天底下最好吃的饭就是她擀的面条,她蒸的大菜包子。老人高兴。于是每次儿子回来,她都要给儿子擀一碗鸡蛋面条吃。他知道儿子是好儿子,儿子再忙,儿子也不断地回老家来看她。

儿子已经多次想把她搬到城里去住了,儿子说,娘,跟我去城里吧,我找专人伺候你。老人不愿意去,也不是没去过,去了,住了不到五天老人就病了。心口里憋屈,腿脚发软,把儿子吓坏了,找车送到医院里做了全身的检查,啥毛病也没有查出来。老人心里明白,她是在城里住不惯。结果回家来马上就好了,啥事没有,能吃能喝。儿子再请,老人怎么也不去了。儿子后来也不再勉强,任由老人在老家养老。老人的田地早就没有了,转给侄子种了,老人就在院子里种了花。满院子五彩缤纷的鲜花盛开的时候,儿子回来过,儿子一回来就不想走了。他说,娘,都看着我风光,我不如我娘自在哩。老人就笑了,说,那你退休了就回来,帮娘种花。

儿子有了白头发,老人就搬个小板凳让儿子坐下,她戴了老花镜给他拔。儿子瘦了,胖了,这是老人最关心的。去年一段时间,儿子明显瘦了,把老人疼坏了。儿子喊累,老人就疼得一晚上一晚上睡不着觉。老人说,干脆不干了算了,回来养花多好。儿子就苦笑了,说,娘,你不懂,我这是身不由己了。老人知道儿子在干大事,也不过多唠叨,但是,每次回来都要嘱咐一遍儿子一句话,那就是:要当个好官,当个清官,当个老百姓的父母官。老人不识字,可是家教严,家风正。没有严格的家教和正直的家风,老人知道也教育不出这么个儿子。老人一辈子吃苦,一辈子受委屈,却挺直了脊梁,堂堂正正做了一辈子人。都说寡妇门前是非多,可老人守寡一生,一辈子没有沾惹一点是非,不仅没有是非,老人还在刘家村活出了尊严。年轻的时候,老人是可以立牌坊的刘家的好媳妇,年纪大了,老人活成了刘家村的“三奶奶”。儿子知道老人吃的苦,也知道老人的脾气,于是就不再勉强老人跟他去城里了,儿子花钱给老人翻修了房子,给老人盖了一出四合院。一有时间,儿子就开了车往家里跑,回来也帮着老人浇浇花,拔拔草。儿子不在家的时候,就央了四邻八舍帮忙照顾老人,也嘱咐了叔伯兄弟每天都过来看一趟,帮老人劈劈柴禾提提水。村上人都愿意来。老人为人为得好,儿子也在村上为得好。刘家村谁家的事没有麻烦过儿子呢?刘二家的儿子大学毕业了,拿了毕业证去找儿子,儿子给他安排在了省城;张狗家的闺女初中毕业,没什么文化,去找儿子,儿子也给她安排了工作;李国去省城打工,从脚手架上摔下来,工头耍赖不认账,也是儿子一个电话追回来十多万元的赔偿……这几年,儿子拨来了专款,给村上修了路,给乡里修了水电站,给县上带来了大项目……这些事多了。这都是老人给儿子立下的规矩,凡是老家里去人求你,再难也要帮人家,只要不违法,你就要给人家办好。儿子的确是个好儿子,回老家来,离村半里地就下了小车步行回来,碰上叔叔喊叔叔,遇上大爷喊大爷,在老家里没有一点官架子,遇人递烟,见人说话,春节回来,还要挨家过去拜年问安。全村人都夸老人养的儿子懂事,不忘本,这样的孩子真是难找了。老人高兴,老人最高兴的就是别人夸儿子。

可是,这年春天。刘家村的人发现了新情况。最先发现新情况的是刘二,刘二到老人家院子里去借东西,本想着今年应该又是花香扑鼻,满满一院子五颜六色了,可是,进去一看,不是。不仅不是,而且一朵花也没有了。老人把能栽的栽到了盆里,盆花都搬到了屋里。整个院子里的花圃被老人翻了起来,老人正在点棉花种子。刘二纳闷坏了,说,三奶奶,你种的花呢?你怎么种起棉花来了?老人不抬头,说,对,种棉花。刘二说,种棉花干啥?你要棉花,我给你,不用你种。老人对刘二笑笑,说,我种了棉花拾了花做棉衣哩。我儿子要穿我亲手做的棉衣棉鞋,你不知道,他小时侯最喜欢穿我给他做的新棉鞋喽。

很快,全村的人都知道老人把满院子的花毁了,要种棉花了。大家都过来看,也都过来劝,说,三奶奶,你要棉花你吱声一句就行了,那些花毁了可惜了。老人说,可惜啥哩。不可惜。花还可以再种,我拾了这茬子棉花,明年再接着种。老人固执,都劝不动。劝不动就不劝,都知道老人的脾气。大家都觉得老人怪怪的,过了年,老人就七十岁了,七十岁的老人赛顽童,真是越老越是个孩子。大家想,他做了厅长的儿子什么样的毛皮大衣穿不了?什么样的好皮鞋穿不了?他稀罕又笨又重的黑棉衣棉鞋?该不是老人鬼迷了心窍,要给自己准备寿衣吧?这里的老人去世,都要穿新棉衣棉鞋。其他的再好的呢子大衣或者皮鞋也不行,皮鞋是动物皮做的,到了阴间要遭罪刑。棉花做的寿衣最好了,软和,暖和,轻快。于是大家都觉得她要做寿衣了,是啊,这个年纪了,早准备好也可以了。有的人家,六十岁就准备好了。老人虽然有福,享福,可是老人也不能长生不老呀。

倒是老人的儿子好久没来了,听说忙着要做省长,出国学习去了,儿子不来,小轿车倒是不断地来,有时候是儿子媳妇和孙子带了好东西来看她,有时候是儿子的秘书来。刘家村的人都觉得这段时间老人儿子一定忙坏了,要做省长了,能不忙?他们都觉得她儿子有戏,是啊,这么好的干部国家不提拔那提拔谁?要是做了省长可了不得了,那可就是三品大员,按察巡抚了吧?已经有人给老人开玩笑,说,三奶奶,要喝喜酒了吧?你家儿子要做省长了,可了不得,要请喝酒呀。老人也笑了,说,要得,要得。喝喜酒。喝喜酒。

老人种棉花是个老手了。不仅种棉花种的好,施肥,打杈,捉虫,老人样样在行。当然,老人在村上最出名的还是拾花。这里人管棉花叫花,管摘棉花叫拾花,到了秋天,田野里棉花都开了,白花花的一片,有人喊,拾花去了。大家就都去拾花。你琢磨琢磨,这个拾字叫得好。你听听,拾花。拾。不是摘。摘很生硬,摘菊花,摘鲜花都可以,那要掐断花茎。摘棉花不恰当。棉花成熟了,开白色的花朵,棉桃张开了小嘴巴,把白花花的软和和的棉花吐出来,软蓬蓬的一大团,喜人得很。棉棵比人矮,要弯腰,伸手一扯,就拾到手里了。拾不费劲,而且让人高兴。拾钱也是“拾”嘛。棉花很贵,价格高,所以拾棉花也可以是拾钱了。拾花好。老人喜欢拾花。这种花实用,朴素,它不漂亮,可是它实在。就像做人,光有花架子不行,光开漂亮的谎花也不行,得像棉花一样实在,暖和。老人把一个包袱围在腰里,和其他的社员去田地里拾花,她总是领队。那年生产队里进行拾花比赛,老人得了第一名,挣了五个工分。老人拾花,又快又干净。拾过去干干净净的,不会落下。落下了可惜,有年轻人不会拾,拾过去拾不干净,张开的棉嘴里还残留着丝丝缕缕的白色棉花瓤子,可惜了。一棵收拾好了的棉花,可以结三十多个棉桃。这些棉桃开始很小,玉米粒样,一个枝杈上就结好几个,都藏在每个叶子下面。渐渐的,棉桃一个个长得像桃子一样,尖尖的嘴巴,四个花瓣紧紧地闭合着,等到了秋天,它们的颜色暗淡起来,水分减少,就要张开嘴巴了。它们就像约好了似的,一茬子一茬子地张开,基本都是在晚上张开,早晨的时候你去田地里一看,白花花的,好像下了雪花一样漂亮。等过了霜降,棉花还开不完,但是地里要种麦子,棉花棵子就要拔出来。拔出来不要紧,拔出来把棉花棵子放在太阳地里晒,那些还没有开放的小棉桃也就慢慢张开了嘴巴。这样的棉花往往就属于二等棉花了。有的还有红瓤子,价格也便宜。这样拾棉花也有个名称,不叫拾花了叫剥花。老人在院子里种的棉花,不用等着腾出地来种麦子,所以就不着急,棉花还让它自己长着,慢慢开。反正也不多,二百多棵吧。慢慢拾。老人算了,拾的花弹了轧了,可以做一身棉衣棉裤,还有一双棉鞋。

老人真是想给儿子做一身她亲自种的拾的棉花制成的棉衣棉鞋,前一段时间,儿子让人捎了信来,说是多少年没有穿过娘做的棉鞋了,想要一双娘做的棉鞋。他说,他穿过的几千块钱的皮鞋也不如娘做的棉鞋暖和,舒服。他想穿。他穿上这样的棉鞋塌实,脚塌实,心里也塌实。老人哭了一场,于是决定毁了花种棉花。她要亲自种,亲自收,亲自拿去弹,亲自缝,最后,她还要亲自给儿子送去,给儿子穿上。

整个秋天的时间,老人就在拾花中度过的。这让她想起了许多当年的往事。她记得有一次,儿子在县城上学,儿子刻苦,又懂事,一个月两个月也不舍得花钱买车票坐车回来。儿子不回来,老人就让同村的在县城上学的学生给儿子捎点东西,煎饼了,咸菜了什么的。那年冬天天很冷,她拾了花,给儿子做了一双新棉鞋,老人想念儿子,也想亲手给儿子穿上,于是老人亲自步行三十里路揣在怀里给儿子送去了。那是她第一次去县城。天下了雪,一路子滑倒了三个骨碌。等到了学校找到儿子的时候,她已经又冷又饿,双手都冻得麻木了。儿子接过新棉鞋,捧住她的手,眼泪在眼眶里打转。儿子还穿着夏天的露了窟窿的单鞋,脚指头都冻烂了。可儿子不说冷。她说儿子好样的,有种。她亲手给儿子换上新棉鞋,儿子抱着她喊了一声娘。结果,回来的时候她哭了一路子。那双棉鞋儿子一直穿到了考上大学,后来,儿子就保存起来。前些年她去省城,儿子还拿出来给她看。儿子说,我能有今天,这双鞋也有功劳啊。

收完了新棉花,老人并不着急着去弹轧。老人早掐算好了时间,她不急。她把屋里的两条长凳搬出来,又把里屋闲床上的苇席揭下来铺在上面,然后,才把她拾的花摊开在院子里。院子里的阳光很好,深秋的天气已经很凉爽,但是阳光还是那么地好,那么地亮,那么地温暖。老人把棉花摊开得很均匀,薄薄的一层,薄了能晒得透,阳光吸收得好。老人坐在堂屋门口的罗圈椅里,一动不动地看着白花花的棉花发呆。她看着自己亲手伺候出来的棉花,觉得这些棉花是那样的白,那样的亲。棉花为什么软和?暖和?就是因为棉花吸收阳光吸收得好,棉花把这些阳光都藏起来了,到冬天的时候再放出来,所以人就觉得暖和。老人想。只要太阳好,老人每天要把这些新棉花抱出来摊开,晒上一晒,等中午的时候,还要再翻上一遍,老是晒一面不行,太阳把这面晒热乎了,她就要把那一面翻过来,也让那面热乎热乎。就像夏天里晒新麦一样,要用木锨一锨一锨地翻几遍,这样才能晒得好。可老人晒棉花比晒新麦认真,她翻得很仔细,跪在条凳上,伸着胳膊一把一把地翻棉花,一个角落也不漏掉,一把也不漏掉。翻完了老人还是坐回罗圈椅里去,痴痴呆呆的发愣,有时候连饭也忘了吃,于是就有人问,三奶奶,你在想什么呢?你该不是在忆苦思甜吧?三奶奶才激灵一下,回过神来,说,我想啥,我还能想啥。我想以前的日子哩。人就说,三奶奶,以前的日子苦,你不要想,你要往后看哩。三奶奶就笑了,说,我想我儿子哩,总行了吧。

孩子癜痫不治疗会怎样
德巴金治疗癫痫病怎么样
成年羊角风中医治疗

友情链接:

修短随化网 | 弹簧秤原理 | 旗袍少女 | 移动网页开发 | 笑傲江湖化功散 | 琥珀安神丸的功效 | 儿童淘气堡价格